立即订阅

斗师第八十一章入法鹰宗离开

2020年06月03日 08:06 来源于:都匀财经网
斗师 第八十一章 入法鹰宗第八十一章入法鹰宗“伙伴吗,”凌雨问了一句,“血”认真的点头,“那为什么帝夏在信里叫你血呢,”凌雨问

斗师 第八十一章 入法鹰宗

第八十一章入法鹰宗

“伙伴吗,”凌雨问了一句,“血”认真的点头,

“那为什么帝夏在信里叫你血呢,”凌雨问,

“你难道不知道吗,”血显得很奇怪,“难道不知道,现在那些厉害的人物都喜欢给自己取个代号什么的,不然你一直以真姓名示人,别人都只会当你傻逼,”

凌雨恍然大悟,原來代号都是自己想出來的,不是别人取的啊,但随即又疑惑了问,“那你为什么叫血呢,”

“因为我经常吐血啊,但我总不能叫吐血吧,索性就直接叫血好了,”血思考一下说,“虽然听起來挺土的,但你只并时常转移加工地点要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代号非常厉害的样子,”

凌雨点点头,好似这十几年他都活到了狗身上,对于这些东西他是一概不知,此刻醍醐灌顶,信念通达,

“其实我的真名叫……”

“血”想了一会又对凌雨说,但还沒说完,就被凌雨给拦了下來,

“别说出來,血这个代号挺好的,以后我也叫你血了,”

两人都笑了,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血”在他自己看來,是一个“百事通”般的人物,他像个情报人员一样,但当凌雨问起來自何处时,他却支支吾吾的不肯言语,凌雨只好袖手,

“下一个,”长老的声音听起來有些冷漠,让人心生惧意,

凌雨看了一眼叫自己的长老,那长老长得也比较老,看这样子应该与前院那大长老一个级别,只是一个温和如水,一个却深寒似冰,

不知不觉,与“血”竟是聊了那么久,排在凌雨之前的几人都进入过了那个秘境,出來时或悲或喜,凌雨也沒有过多在意,

“我先去了,”凌雨跟“血”打了个招呼,就站起身來,走到那长老身边站定,

长老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凌雨,随后袖袍一挥,凌雨身前的虚空马上产生了如水般的波纹,随后缓缓开启,露出其中模样,一名少年眼中全是沮丧的站在那里,两手空空,显然并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刚刚与“血”的谈论中,凌雨就问起了有关这次测试的内容,原來这秘境里面竟是法鹰宗开宗多年储存兵器的地方,据说里面收藏了各种等级各种类型的剑数十万柄,而且听说,里面的兵器都十分珍贵,就算只是一转灵器,但也绝对是一转灵器中最为上等的,

“可以进去了,”

待得失意少年走出后,长老冰冷的声音在凌雨耳边响了起來,凌雨便伸脚踏入了其中,

周围场景变换,好似凌雨这一步跨出了千里之遥,原本应是在庭院之中,但此刻凌雨却是身处群山围绕之间,

眼前有一石碑,碑上有文,说“法鹰宗藏兵山,有缘者可得之,”

十二个字,说得玄乎其玄,凌雨看看周围那葱郁的山林中,古树林立,荆棘丛生,整一个世俗山峰,哪里可以看出这竟是一处“藏兵”之地,

“听伏羲说过,很多宗门重地都布置有强大的阵法,其中有一种被称作‘幻阵’有迷乱人心的作用,恐怕眼前的就是幻阵吧,”

凌雨自言自语道,随后不迟疑,迈步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山峰走去,

临近了,原本看起來不过几十丈的山峰竟高达近百丈,

当凌雨踏入山峰范围时,凌雨只觉脊背一寒,一柄长剑已经抵住了他的后心,倘若他有任何动作,他毫不怀疑身后的长剑会直接贯穿他的心脏,

气氛突然有些森寒,凌雨此刻再看山峰,哪里还有什么花草树木,嫣然全都是金铁之兵,此刻,全部的兵器都好像活过來了一般,悬浮在凌雨眼前,宛若一座高塔,

片刻后,身后长剑消失,凌雨只看到一点寒芒从自己身后向山峰峰顶飞去,凌雨目力所及,也无法看到这长剑的真容,但他可以确定那就是一柄长剑,

“那长剑是七转灵器,还是八转,九转,”凌雨自问,可却沒有答案,

此刻凌雨身前虚空中浮现了几个字,,“藏兵之山,剑器成林,以天磁石为主体,万千神兵环绕而立,测试者尽可取之,切忌贪之一字,”

凌雨默默看完,随后透过铺天盖地的各式剑影中看到了山峰的主体,一块直指天际的黑色磁石,

“切忌‘贪’吗,”凌雨笑道,“难怪那老头说沒人只可拿一件呢,”

“不知道那最顶上的这时候站已经打不开了!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那一柄长剑有沒有人得到过呢,”

话音未落,凌雨脚尖轻点地面,随后一跃而起,跃上了最底层的一柄短剑之上,但显然凌雨并不满足于最底层的这些一转灵器,随后借力又是一跃,

随着凌雨的这一跃,凌雨刚刚所踏的那一层,所有剑全都消失了,凌雨沒了退路,要么取第二层中的剑,要么踏着第二层继续前进,

此刻凌雨已经感受到了來自山峰之巅的压力,与刚刚那柄直低凌雨后心的长剑一模一样的气息,

“那柄长剑绝对不简单,说不定已经诞生出了完整的器灵,”

的确沒有说错,此刻山峰之巅,一柄通体桃木的长剑之上正站立着一位中年男子,男子身穿点缀桃花的灰色长袍,眼神沧桑,看着脚下,似乎正看着凌雨,

“已经不知道在这该死的阵法里呆了多久,与法鹰宗开宗始祖的约定期限也即将到來,我应不应该进入世俗,去为强者而战斗呢,”

男子缓缓开口,可说出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

“我有感觉,布衣那家伙也已经出世了,而且和下方的少年有着联系,当年争雄的霸主们不知道怎么样了,”男子又发出了一个疑问,继续说道“出世,亦或者不出世……”

凌雨紧咬牙关,仅仅只是踏上第二层罢了,就好似承受了一只蛮兽的践踏,巨大的压力好似正扛在肩头,一步一步的压垮他的身躯,

“驱驱三百斤也想让我屈服,你想的太美啦,”凌雨身处半空中,无处借力,可他却还有灵气与龙气未用,此刻直接爆发开來,原本伪装而出的灰境气息烟消云散,黄境九阶的实力猛然爆发,凌雨向上跨出了一大步,直接踩上了第二层一柄样式怪异的剑形兵器的剑柄之上,

又是猛得一蹬,第二层的正是二转灵器,但对于已经拥有四转长剑“渊龙剑”的凌雨來说,显然已经不够看的了,

这一下,压力倍增,六百斤的压力,再加上凌雨身处半空,简直无所适从,

这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法鹰宗有这样一处藏兵秘地而鹰无双与剑白衣却只有三转灵器來使用了,原來每一层的跨越竟是直接增加三百斤的压力,

“古荒踏,龙气爆发,血煞状态,”

三招齐发,凌雨顿感压力减小,一步踏上了第三层,看着脚下的这柄短剑,再看看自己头顶那些亮着不俗光芒的宝剑,凌雨终于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切忌贪”,

“呵呵,能不贪嘛,人心贪婪根本就是生下來就已经确定了的模式,”凌雨苦笑一声说,“不过我却不贪,”

说完,凌雨仍旧是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山峰之巅,可仍旧是目力所及之处,空无一物,

随后,凌雨适可而止,翻身握住脚下的碧绿短剑,缓缓落下了地面,

“影剑,这名字倒是不错,可惜我不是鹰无双,不会使用双剑,在渊龙之下,你永无出头之日,待得一个好时机,我便将你投入红尘,未來如何,看你自己的造化咯,”

说着,凌雨想将影剑收入储物袋中,可却发现在这秘境中,储物袋完全失效,想想也是,倘若有个超级强者进來,还不得把整座藏兵山给搬空了,

就在凌雨疑惑怎么出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那长老冰冷的声音,“去石碑前,虚空门,”

“好吧,现在在你的地盘,你说去哪就去哪咯,”

收获了一柄“影剑”的凌雨心情十分不错,一路欢呼雀跃的來到了初入时看到的石碑前,这里果然已经出现了“虚空门”,一脚踏出,凌雨已经回到了院落中,

“血”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接下來就是他参与最后一项测试,

凌雨挥挥手中的短剑,表示,三转灵器,也不错呦,

“血”朝凌雨笑了一笑,便踏入了虚空门,凌雨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涟漪中,待得全部消失不见时,他轻轻一叹,随后转身去往下一个院落,

这下算是与“血”分别了,“血”说过,他不会加入法鹰宗,之所以來参加测试,一是因为发现凌雨在这里,二是因为他想要了解有关法鹰宗测试详情,顺便弄件合适的兵器玩玩,

凌雨也不管那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就像凌雨想要夷平北之山一样,“血”的目标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的情报人员,

相逢是缘,纵使陌路,终是沧海一粟,轮回业果,

从院落中走出,凌雨已经算是法鹰宗的新晋弟子了,而他眼前出现的,正是“弟子楼”,作用类似于云山宗的“新生”,不过相比与云山宗第一学院的简陋,这法鹰宗的“弟子楼”却显得气派许多,

“可能是想给新弟子留下好印象吧,”凌雨怀着偷学法鹰宗最强剑诀《分影剑决》的心思踏入了“弟子楼”,

巴中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白带异常是怎么回事
心绞痛是什么症状怎么个疼法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