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中证期货研究员绝望跳楼的背后

2019年07月12日 06:07 来源于:都匀财经网
中证期货研究员绝望跳楼的背后12月8日,年仅30岁的中证期货白糖研究员陈树强,在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东交通中心三楼,以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

中证期货研究员绝望跳楼的背后

12月8日,年仅30岁的中证期货白糖研究员陈树强,在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东交通中心三楼,以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陈树强离开的前一日,国际原糖期货继续下跌,郑糖主力合约仍然上演着自己的妖孽行情。

陈树强事件,将大众的目光聚焦到期货研究员这一边缘群体。是什么原因让陈树强做出极端的选择?他的情况是个案还是有一定普遍性?期货研究员如今面临怎样的困境?

昨日,《金证券》采访了与陈树强有数面之缘的金石期货上海研究所副所长高艳滨。在他看来,和券商研究员相比,期货研究员的研究成果不创造任何利润,是这个群体不稳定、边缘化的最重要原因。

多空出牌拒常理 诡谲难料压力大

这些年白糖的诡异走势,或许就给白糖期货研究的明星分析师陈树强,带来不小的压力。在高艳滨看来,陈树强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但思路却很清晰,自毕业进入期货行业后,短短4年的时间就坐上了中证期货研究部研究总监的位置。由于经常在公开报纸上发表文章,陈树强也被认为是中证的明星研究员。

博弈资金量很大,产业客户很多,空头多头交织,要么忽然冲高,要么忽然大跌,基本上国际原糖期货走势对它没有什么参考价值。陈树强所在中证期货的同事在提到这两年白糖期货走势时,这样对《金证券》描述这个市场的波谲云诡。一些个人期货投资者干脆将白糖期货称为妖糖,理由是它的走势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今年一年,整个白糖市场虽然没有出现前两年让人印象深刻的暴涨暴跌行情,但确实保持着政策面支持,基本面相反的诡异走势。高艳滨介绍,对于白糖研究员而言,今年最难分析和判断的时点是在月之间

中证期货研究员绝望跳楼的背后

,因为白糖整个走势处于下跌通道,但是月既是榨期、又是确定国家收储政策的节点,基本面和政策预期相悖而行,所以难做出预测。

券商研究员都是唱多的,如果个股行情不好,券商研究员甚至可以排除在研究范围之外。但期货研究员不行,做多做空都要研究。但是,如果这个交易标的是热门产品,投机成分又重,你根本没有办法预测。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要面对的就是投资者的质问,尤其是一些做套保的企业。上述中证期货人士说。

白糖不是个例。事实上,这两年投机成分很重的棉花、化工品,以及即将推出的玻璃期货等,都让期货研究员在行情预判上倍感吃力。

不当首席干经营 低薪跳槽惹唏嘘

极度紧张、压抑之下,一部分期货研究员选择了离开或是换岗。

《金证券》采访中碰巧获知,上海国泰君安期货公司的一名首席分析师刚刚离职,宁愿去同城另一家期货公司做业务。从首席分析师到业务人员,其职业选择令人唏嘘。

金石期货上海研究所副所长高艳滨对《金证券》透露

,这并不奇怪。过去一年,约有两成的期货研究员主动调整到业务岗位或者是期货公司新成立的产业部门工作。如果算上离职、频繁调岗、更换研究品种的,属于不稳定的研究人员可能更多。

选择离去的理由除了压力大,还有让人难以启齿的过低薪资。

高艳滨对《金证券》介绍,沪上和周边地区期货公司研究员的月薪大概在6000元上下。对比之下,期货公司业务人员的底薪在三四千左右,加上业务提成最少也要在七八千。

研究员的工资是死的,如果有媒体约稿或是公司外的活动,最多每个月也就增加几百元的收入,但是期货研究员要写报告、要维护客户、要设计投资方案,加上很多年轻人都是刚毕业,工作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尤其是和同一公司的业务人员比,心理落差会很大。他说,目前期货公司研究员平均年龄都在二十六七岁,跳槽情况尤甚于券商、基金。

研报低质难创利 群体尴尬最没落

期货研究员收入上不去的重要原因在于,期货研究员的研究成果难以转化为利润。高艳滨对《金证券》承认,在一些中小型期货公司中,期货研究员正在被边缘化。和券商可以向基金公司、私募甚至是其他机构卖研报不同,期货公司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是内部消化。

在期货私募最活跃的浙江地区,提及期货公司研究员的报告,一些资深的市场投资人大多不屑一顾。《金证券》发现,其原因大致包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研究,只能看到表面的变化,缺乏全面的知识结构,更没有一线的操盘经验

期货是保证金交易,期货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佣金,研究报告几乎都是公开的,难创造有分量的价值,更不创造利润,所以期货研究员的地位就很被动。高艳滨说。

《金证券》了解到,券商研究员已经形成比较完善的市场化评价、排名体系,证券公司也可以依据排名给予研究员有差别的市场化薪资。但是期货研究员并没有外部的评价体系,媒体的曝光率也寥寥无几,导致其成为机构研究人员中最没落的群体。

借力创新卖报告 现实骨感转型难

我们现在也在尝试卖报告,争取让研究员的研究成果有价值。首先是对自己公司下面的营业部,其次是对外面的机构。高艳滨告诉《金证券》。据悉,他负责的研究部门现在约有十几个研究员。

他的这一观点基于期货公司刚刚推出的创新业务资产管理。11月底,首批18家期货公司获批期货资产管理业务,继期货咨询业务后,期货公司又一大创新业务面世。如果资管业务可以推进,期货公司的研究报告或许可以谋得市场一席之地。

但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高艳滨也承认,资管业务今年刚刚开始做,真的成熟起来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高艳滨说,这几天自己都陪着这些年轻的研究员们一起吃饭聊天,还在这个周末组织了卡拉OK,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在大的环境不能改变生存状态的时候,希望通过交流来关心他们,让这些年轻的研究员放下包袱,不要有压力。高艳滨补充,期货公司和期货从业人员一直是大众忽略的一个群体,针对期货行业的创新政策也远不如券商、基金的多,希望未来期货行业的发展可以为期货研究员提供更好的上升环境。

关键词:
友情链接